空前景观:无客的杭州

头潮涌浪连天,

畔月明荷叶田;

介书生清影瘦,

踪前路雨如烟…

本公众号关注书画、文化、人文风物

推 荐 篇 目

2020春节:无客的杭州

一 萍

李可染的西湖写生

在既小且旧的寄萍山馆里,我曾写了一篇有感而发的长文链接《孤客的西湖――兼话“孤客圣地”孤山》,初稿2007年夏首发于“江湖一萍“网站,收入《第七届西湖文化研讨会论文集》,不久连载于《杭州民进》内刊,其删节稿则公开发表于《寻根》杂志;本号发布的是2012年夏的二稿,有增删。

一萍《孤客的西湖

该文提要:

天下民众总把杭州西湖视作情爱之“鸳鸯湖”,实际焉得不是“孤客湖”?国内孤山有多处,哪一座象西子湖的孤山与天下孤客心头的那座孤山这般地契合?

中国“文人”,不就是人文知识分子吗?书斋与湖山,成了他们精神的客馆、权宜的故乡――他们在那里才找到“自由之思想、独立之精神”。骨子里真正浸透着中国千年文化禀性的文人,谁的孤怀里没有一座抽象的“孤山”?孤客,“孤山”人也!

千年后的西湖依旧如西子,孤山上不见了林和靖,可是流年里延传的一代代文人中,无数个类似的江和靖、李和靖、王和靖……依然出现在神州各地。如果以季节来对应,中国典型的文人定然是属“秋”的,一个秋字里,浸含了他们孤怀中何许的无奈与苍凉!孤山下的这一湖水,何尝不是天下孤客共同淌出的一滴大泪?

林和靖是中国孤客型文人的代表,从这个意义上说,普天下孤客是与林和靖一并隐于孤山、死于孤山、葬于孤山的―――那块刻着“林和靖处士之墓”的大石,是普天下孤客共同的墓碑―――西子湖的孤山因了历代孤客之结缘,哪怕不事“打造”,也已然成为神州实际之“孤客圣地”。

尽管西湖确有“孤客”之一面、湖畔的宝石山在我独居寄萍山馆的十余年里感觉中乃“一萍山”,可是,杭州城作为“上有天堂、下有苏杭”之举世观光名城(注意:杭州排后面是押韵之需,并非表示苏州第一、杭州第二),有史以来,定然从没有过万人空巷、万人空湖、万人空广场、万人空公交……的日子。

而这般千载难逢的景观,竟然就在当下―― 有图为证(拍摄:LL & ZY)。

我辈能在此生际遇如此空前之杭城,到底是不幸?还是有福?所谓“福”,至少多一份特别之阅历吧。

当然,这样苦涩的福,还是少一点的好。阿门!

湖 滨

(该地热闹时的景观)

西 湖

河 坊 街

灵 隐 寺

武 林 广 场

黄 龙 体 育 中 心

运 河-拱 宸 桥

钱 江 新 城

滨 江

阿里巴巴总部

一萍速写的西湖风光

江 平,1970年生于古徽州婺源县,别署一萍、江湖一萍。中国美术学院博士,师范大学书画副教授,刘海粟美术馆研究员。国画主要受益于童中焘先生、曾宓先生,书法师从章祖安先生。

转发,是最大支持